陈胜从起义到遇害,为何6个月就众叛亲离?种种细节早已埋下伏笔

2020-01-10 00:00:16 作者: 陈胜从起义到

鸿鹄之志

陈胜,字涉,是阳城人。在他还年轻的时侯,曾经给富人家种过地,勉强能混口饭吃。可是,陈胜是个有志向的人,他不甘心一直当别人的奴仆,过这种没什么尊严的生活。

一天,陈胜干完活儿以后,就和同伴们一起来到田埂上休息。他自己一个人在那儿感慨起了这艰苦的处境,之后就对同伴们说道:“要是以后我们这些人里有人富贵了,千万不要忘了大家啊!”

同伴们都觉得陈胜纯属是异想天开,说的那些都是无稽之谈,就都嘲笑他,说道:“我们这些人都是给富人干活的苦命人,怎么可能会富贵起来呢?”

陈胜叹了口气,说道:“唉!燕子、家雀之类的小鸟又怎么会了解大雁的志向呢?”于是就不再说话了。

密谋造反

在二世皇帝胡亥即位的这一年,秦国从民间把贫苦的农民都征集起来,之后把他们送到边境的渔阳,让他们在那儿当兵驻守。在这些人里,有九百多人在大泽乡集合,准备出发到边境去当兵。

陈胜和从阳夏来的吴广都在这九百人里面。相对于其他人来说,他俩还算是有点儿地位,都担任屯长的职务。一天,队伍刚从大泽乡出发,正往前走着呢,突然阴风阵阵,乌云卷集,下起了暴雨。

雨下得很大,路两边的山都发生了滑坡,形成了泥石流冲下来,把道路都堵上了。陈胜他们只好冒着大雨,绕道继续走。可这么一来,就多走了不少路程,也耽误了很长时间。

他们推算了一下,发现在规定的期限以内,无论如何是没办法赶到渔阳了。按照当时秦国的法律,没有按时到达指定的地点是要判死刑的。

想了想之后,陈胜就把吴广叫过来,跟他一块儿商量,说道:“事到如今,我们即使到了渔阳,也是死路一条。要是大家一块儿逃走的话,万一被逮住,也是死路一条。既然横竖都是一死,那不如在死之前干点儿大事出来,反了他算了,兴许还能活命。”

吴广一听,当时就动心了,其实他也早就受够了秦朝的压迫了,想找些人来跟自己一块儿造反,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。陈胜接着说道:“秦朝建国这么长时间了,带给天下百姓们的苦难还少吗?可是一直以来,人们都只是默默地忍受,没人敢站出来反抗。百姓们越懦弱,秦朝就越变本加厉,结果弄得人们苦不堪言。”

陈胜又说:“我听别人跟我说,二世皇帝是始皇的小儿子,始皇生前原本打算把皇位传给大儿子扶苏。后来因为扶苏劝谏了始皇好几次,惹始皇不高兴了,就把他派到了边疆去驻守。现在听说他并没犯什么罪,结果却被二世皇帝给杀了。我现在十分怀疑始皇临终之前还是想让扶苏来即位,胡亥把扶苏杀了是为了自己来做皇帝。”

吴广听了点了点头,觉得陈胜说的话很在理。陈胜又接着说道:“因为扶苏十分耿直,敢于在始皇那儿进谏,所以百姓们都很敬仰他,现在,天下还有大部分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经死了。”

吴广说道:“没错,我也是前几天刚知道的这件事,现在好多人还被蒙在鼓里呢。可是这和咱们起义造反有什么关系呢?”

陈胜说道:“项燕是楚国的将军,给楚国立下了汗马功劳,楚国的百姓都非常爱戴他。现在有人说他死了,还有人说他躲了起来。我们要是假借着公子扶苏和项燕的名义,号召天下的百姓都起来造反,就肯定有很多人会支持我们的,到时候我们就大干一场!”

吴广听了陈胜的想法以后,心中的疑虑顿时就烟消云散了,他完全赞同陈胜的想法,就打算照着陈胜说的办。为了提前预测一下造反之后,大家的命运到底是凶还是吉,吴广就找人来算了一卦。占卜的人知道他们要造反,于是就顺水推舟地说道:“你们现在谋划的这件大事完全能成功,之后也能建功立业。但是你们跟鬼神那儿问过吉凶了吗?”两人一时还没弄清楚这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揭竿而起

陈胜和吴广听说造反的事可以成功后,都感到非常高兴。两个人又琢磨起了占卜的人说的话,想来想去,觉得到鬼神那儿询问吉凶的意思就是让他们先在百姓当中树立威望。

他们找来了一块儿白绸子,在上面用朱砂写下了“陈胜王”三个字,之后偷偷地把这块绸子塞进了鱼贩的鱼肚子里面。之后,跟着他们一起来的戍卒把鱼买回来准备烹调,切开鱼肚子,发现了里面的白绸,都感到十分惊奇。

 1/5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